方祖成:在逃离中选择人生

发布日期:2011-12-23 点击次数:118
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
       人物扫描:方祖成,39岁,武汉万佳公司总经理。做过7年大学教师,1992年南下广东,从销售人员做到技术总监。1995年回武汉经销食品机械。1998年成立万佳公司,主攻米酒自动化生产工艺,当年公司营业额达到1000万,赚得第一桶金。

       15日上午,记者的到来让方祖成重新梳理12年的创业风雨:和米酒的恩恩怨怨、几次逃离现有的人生轨迹……

       “想做点事情”:意气风发逃离大学讲台

       一个感情细腻的大学教师,偏偏对温馨平静的实验室敬而远之,与坚硬的机器结下不解之缘。“我喜欢听机器的轰鸣,这让我感到振奋。”他说。

       这种激情,从离开大学校园到现在,伴随方祖成已经整整12年了。

       在大学里,他教《食品工厂机械与设备》。一如父辈为他设计的人生之路,日复一日备课、讲课,任岁月悄悄流淌。然而,当看似美妙的理论在现实中屡屡碰壁时,他在校园宁静的夜晚辗转难眠。

       没有预谋,“逃跑”的念头还是在1992年再次被引燃。那个燥热的夏天,他带学生在黄石一家饮料厂实习时发现,改造传统工业的落后工艺,其实只需要科技“让一点光”。很快,他和工厂达成口头协议,承诺为其技术攻关。

       然而,兴冲冲赶回来的方祖成,却被系领导迎头浇了一瓢冷水。1992年下半年,面对即将到手的讲师职称,方祖成选择了离开,奔向了南方这片创业热土。

       暂露头角:一年接下3000万单子

       12年后的今天,在回忆当初逃离的情景时,方祖成用到了“背叛”一词。他说:“27岁砸掉捧了7年的铁饭碗,父母、同事都无法理解。但当时也没有考虑太多,只想寻找另一种活法。”

       对旁人,他很少谈及刚到广东打工时的种种艰辛。在口袋里不足50元时,多少次从马路边的盒饭前,悄悄转身。为了节约买水的钱,他在空矿泉水瓶里灌上自来水,带到人才市场碰运气。

       终于,他到一家公司找到了业务员的工作,半年后,他的月工资已经涨到1000元,这是他当老师时的10倍。第二年,他的销售额已经达到3000万。1995年初,他升为公司技术总监,年薪也到了10万。

       而这并没有让他安分下来。终于,他再次选择了逃离。9年后的今天,他说:“当时我上头就是老板了,而10万年薪,显然是老板在平衡我的位置。没付出应有的汗水,我拿得有愧。”

       与狼共舞:三年后再次一无所有

       3年后再次回到武汉的方祖成,已经30岁了。不同的是,这次他是有备而来。

       闻知他在机械销售中“有一套”,一家公司慕名找上门来,邀请他加盟,双方一拍即合。很快,方祖成拿出几年的打工积蓄,入股了这家公司,专营食品机械经销。不到两个月,善于经营人际关系的方祖成,就在湖北打开了局面。

       然而,这更像是一次实战演习。在这家公司,方祖成没有控股权,一切被大股东牵着鼻子走。虽然对公司经营方法屡屡不满,却无法改变点什么。他终究只是一个高级业务员。

       公司业务虽然一直蒸蒸日上,但每到年终盘点,公司账面显示却是亏损。仍然是在3年后,已忍无可忍的方祖成,只得抽身退出,再次一无所有。

       终成老板:独酿米酒尝甜头

       多年商海浸润,这时的方祖成羽翼已丰,他决心做一份自己的事业。东挪西凑到30万元的启动资金后,1998年他注册了万佳公司,还是做老本行。

       公司刚开张时,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几乎为零。但机遇没有辜负有准备的头脑。在公司成立的第10天,一单30万的生意找上门来———一家米酒厂要新上一条自动生产线。而这样的机会,在刚刚兴起的米酒行业,显然还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      订单接踵而至。当年,他的公司营业额达到1000万。湖北米酒行业80%的工艺改造,都是由他的公司承担的。

       去浮躁留稳健:用良心信誉做生意

       12年后的今天,方祖成显然并不后悔当年的逃离。“如果我当初不走,可能现在还在为第一套房子付按揭,也不可能深入到草根经济的核心,去感受民营中小企业的梦与痛,为他们喜,更多的是为他们忧。”

       今天的方祖成,包括他的公司,显然少了之前的风风火火。与之相应的是,曾经红火一时的孝感米酒,2000年后在市场上步入低谷。随着不少企业的破产,欠他公司几百万的款,也不了了之。

       “这是一个本可以做大的产业,但部分企业的急功近利,使其声誉严重受损,一时还难以扭转。”对于米酒业的发展轨迹,方祖成说,就像是看着一个婴儿呱呱坠地,又无奈地看着他一天天发育不良。

       抖落米酒业的浮躁之后,重新抖擞精神的方祖成,将眼光瞄得更远,白酒、啤酒、乳品……他都开始涉猎。但也因此稳重了很多,“一个用良心和信誉来做事的商人,不光是对客户负责,还要为整个行业负责。”

2004-11-24 《楚天都市报》记者苏永华